大连海洋大学数字图书馆

2012年第一期:关于日本

  • 发布时间:[2017-09-01]
  • |
  • 阅读次数:6

    记得我国一位著名作家曾说过,我国了解日本,远逊于日本了解我国,本栏目编者通过介绍《菊花与刀》、《刷盘子还是读书》、《激荡的百年史》,从日本的民主性格到经济的崛起全面解读日本。



1.《菊花与刀》

    如何理解日本这一与中华文明息息相关,却又迥异于中华文明,并给中华文明带来过深重灾难的日本文化,是最值得中国人关注的课题之一。历史的耻辱和现实的差距,使得许多中国人在“面对和思考”日本时,冲动的情绪远远多于理性的认知。偏见是浅薄、脆弱的,只有理智和平静才能给人以力量。

    本尼迪克特在《菊花与刀》一书中,通过对日常生活细节的描述和分析,以优雅、精彩和细腻的文笔,揭示了酷爱栽植菊花和佩刀的传统日本人,一方面文静而崇尚美感祥和,另一方面身临战争状态时又似刀剑般地凶猛,这种二元化的民族性格,在书中展现的淋漓尽致。本尼迪克特在书中从比较的角度出发,认为欧洲文化是“罪文化”,日本文化是“耻文化”,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是,欧洲的宗教把将惟一上帝信奉为绝对的存在,而日本则是多种教派并存,而且一个人同时又可信奉多种宗教的缘故。在其看来,“耻文化”是依靠外部的强制力来做善行,而“罪文化”则依靠罪恶感在内心的反映来做善行。一个人感到羞耻,是因为他被公开讥笑、排斥,或者他自己感觉被讥笑,不管是哪一种,羞耻感都是一种有效的强制力。但是,羞耻感要求有外人在场,至少要感觉到有外人在场,是对群体规则的依赖。罪恶感则不是这样,约束来自内心,是对上帝的法则的敬畏,即使恶行未被人发觉,自己也会有罪恶感,而且这种罪恶感会因坦白忏悔而得到解脱。

    本尼迪克特对日本民族的分析是否被当时的美国政府作为政策选择的依据,不得而知,不过战后在美国的许可下,日本的确保留了皇室制度,也保持了日本天皇免除战争罪责的颜面。本书是解析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和日本人性格的名作。本书还是一部将深刻的思想和流畅的语言完美结合的典范,在学术界和普通读者中都深受好评。了解日本和日本人的公认最佳读本,研究日本的经典性著作,被日本学术文化界誉为现代“日本学的鼻祖”, 被翻译成英、法、中、日、西等20余国文字,总发行量超过1000万册。

    馆藏分类号:G131.3/1

 

2.《激荡的百年史》

   《激荡的百年史》是日本战后第一位首相吉田茂1967年为《大英百科全书》年鉴卷首版写的论文。旋即成为世界性的畅销书作为日本战后声誉最隆、影响力最为深远的首相,吉田茂凭借其政治家的宏伟视角与独到眼光,从政治、经济、教育各个方面深入分析了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的百年发展史,阐述日本如何借助民族与国民自身的力量,在瞬息万变的世界格局中紧紧把握机遇,由一个贫瘠的岛国走向振兴,又从战后一无所有的废墟中重新屹立,跻身于世界强国之林的过程。

    《激荡的百年史》真正闪亮的地方还在于它提出的富有创想力的治国方略。这些治国方略得以最终实施,一方面是由于日本政府与人民所做出的种种努力,而另一方面也是充分利用了当时的国际环境,正如吉田茂在书中所言,日本“有生逢其时,凭借幸运的一面”。

   本书以简短深刻的语言、珍贵丰富的历史图片,带你重新走进日本的百年沧桑,认真品读日本民族坚忍奋进的独特文化。本书在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风行一时,被三联书店评为“20年来影响中国最大的100本书”之一。

    馆藏分类号:K313/14

 

3.《刷盘子还是读书》

    《刷盘子,还是读书?》以比较分析中国和日本的经济发展脉络为主线,但作者钟庆先生并非经济学的科班出身。不过,在这本书中,作者这方面的知识也许并不重要。实际上,你将会发现,真正吸引你的,是他分析经济问题的“工具”——自然科学。而这正是一个工学博士最拿手的。

    该书的观点与中国经济学界长期以来的主流观点,形成了尖锐的对立。在“中国主流经济学家批判”一章中,作者非常严肃地批评了主流经济学家们所坚信的、并用于指导中国经济实践的“比较优势理论”。他甚至认为,这是一种于中国有害的理论。按照比较优势理论,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贸易中具有廉价的劳动力和资源的比较优势,适宜发展资本、技术要求相对较低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从而通过贸易得到比较优势利益;同时也使进口这类产品的发达国家因付出相对较低的价格而获得比较优势利益。

   “追根溯源”从中日两国19世纪同时被西方的舰炮打开国门开始,直至当今,纵横一百多年的历史,穿梭于两国的社会阶层、对外战争、经济发展、精神文化等各个层面。在一场恣肆、跌宕、雄伟的思想之旅后,作者在最后一章,将全书收于简单而深刻的强国之道:民族责任、长远眼光、科学精神。

    馆藏分类号:F124/19

 


一篇:没有了

一篇:2012年第二期:换个角度看历史